Category Archives: poems

杨树/Poplar

斧起斧落处 泪如泉涌 泪尽后 你睁开 一只秀美的眼。 Where the ax up, and down tears up as spring When the tears exhausted You open up a beautiful eye.

Posted in poems | Comments Off on 杨树/Poplar

八月的山林/August Mountain

愿你如缕的蝉鸣 把那声裂人心肺的汽笛取代, 愿每一片落叶 把记忆的每道足迹掩埋, 愿一棵接一棵的白杨 像路碑 虽铭刻过去也标志未来, 八月的山林, 如果我一直走进你的胸怀。   紫红的野果在灌木下醒来, 山谷的雾霭收集云彩, 空气中流溢着万物的絮语, 那每一层浓绿下, 定有一个快乐的生命在歌吟中摇摆。   晨风携漫坡苇草 潮水般退去, 遮天林木攒万片阳光, 向我奔来。 掬一捧淙淙流泉 汨汨流下我一腔的爱。 啊,八月的山林, 你掠去我的一切, 留下忘忧的感激, 如水般把我覆盖。。。。。。   啊,也许 对生活也充满感激之情, 心也永远这般轻快,轻快。。。。。。   Wish, thread of cicada’s cry, stands in for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oems | Comments Off on 八月的山林/August Mountain

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   都说”杀鸡给猴儿看” 是威吓人的俗话, 这俗话到底怎么个情形 村里人要验证一下   村东头铁匠捉来小母鸡 村西头小栓牵来小猴子   小母鸡裸露着洁白的脖子 金色的羽毛纷纷落下 小猴子抖动着脖子上的链子 把金色羽毛追逐, 戏耍.   铁匠攥紧了小尖刀了 小栓扳起了小猴的头了. 准备! 众人屏住呼吸. 刀起血溅 小尖刀刺在小母鸡的咽喉.   可怜的小猴 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双眼 黑压压的人头 一下子爆发出开心的笑声 还夹杂有啧啧的称奇: “杀鸡给猴儿看 是那么回事” “杀鸡给猴儿看, 是这么回事?!” 小母鸡的声音渐渐暗哑, 村里人也要四散回家 忽然有人发现: 小猴的眼睛正透过指缝 窥看这一奇景, 于是笑声重起: “这猴子, 真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oems | Comments Off on 杀鸡儆猴

致-天羽 | To Tian Yu

天羽 你飞落人间 扑进你母亲怀里 收拢双翼 洁白的羽被臂下低垂 你安睡 柔和的灯光抚摸着你  你母亲的爱覆盖你 你在阳光中荡漾 在树梢中嬉笑 你在逆光的水中 在缤纷的肥皂泡泡上 跳跃 你在灿烂的天空 快乐地欢叫啊 翩飞的身影 纷纷掠过你母亲的梦境 Tian Yu You flutter down into the human world,  settle in your mother’s bosom. She folds her wings. Pure white down blanket gathered belo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oems | Comments Off on 致-天羽 | To Tian Yu

没有祖国的人们

没有祖国的人们 是山坡上的羊群 聚散无常地游移着。 没有祖国的人们 是蓝天下的白云 庄严而凝重地悬浮着。 没有祖国的人们 是枝头的绿叶 舒张而满足 晨风吹来 会微微地颤动 没有祖国的人们 是秋季的天空 离自己越来越远

Posted in poems | Comments Off on 没有祖国的人们

向着天空开放

向着天空开放, 向着天空伸展。 阳光如瀑布倾泻, 鸟鸣在云中响亮。   沿着我的心声前进, 如同溪水沿峡谷流淌。 终日跋涉, 我终于到达泉水歌唱的地方。   大地寂寥旷远, 放下肩头的背囊, 风正柔软。。。

Posted in poems | Comments Off on 向着天空开放

poems/诗歌

向着天空开放 向着天空开放, 向着天空伸展。 阳光如瀑布倾泻, 鸟鸣在云中响亮。   沿着我的心声前进, 如同溪水沿峡谷流淌。 终日跋涉, 我终于到达泉水歌唱的地方。   大地寂寥旷远, 放下肩头的背囊, 风正柔软。。。  

Posted in poems | Comments Off on poems/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