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就是美 (SMALL IS BEAUTIFUL)

今天是圣诞节。国内的朋友在虚拟世界的那一头客气地寒暄, “你们那里一定很热闹吧?”我说不是的。社区的街道上很安静,  彩灯缤纷地照着的雪地上, 雪花静静地落着。  圣子耶苏的诞生, 并不显赫。 他在这样一个飘着雪花的夜晚, 安静地降生于穷人家的一个马棚, 他是谦卑的。

圣洁和神性是谦卑的。那些有着博大的胸怀的人们是谦卑的。而谦卑者存在大都市的街头巷弄。上个月六日在芝加哥城南近中国城的一处僻静的音乐俱乐部-HOTHOUSE,芝加哥非赢利性文化广播电台WLUW举行国际知名音乐家 大伟.阿姆然( DAVAD AMRAM)的生日音乐会,以为该台筹款。

我进去的时候,音乐俱乐部里灯光正好,诺大的接待大厅停着不少的桌子,没什么人落座,桌面上放着大伟的有关报道,还有一张印刷精美的该俱乐部的节目单。再往前是酒吧,酒水免费供应,再往里就是表演大厅。接待大厅有蛋糕, 蜡烛, 台长和史地文等认识的朋友上来招呼我, 他们原来散坐在离门口不远的一圈藤椅上。台长克莱格还是那种亲切的微笑,而蓓姬,史地文的夫人,却是一身便装打扮,衬衫外边是灰色羽绒背心,下头一条长裤,在一群衣香鬓影的男女中,显得鹤立鸡群。

观众并不多, 也就是三十多人, 已经包括了演员。 却是被称为WLUW 的朋友的人们。在” 为WLUW的朋友们一起干杯” 的呼吁, 而大伟又切了蛋糕后, 人们开始在台长引导下进入表演大厅。

大厅的背景是一幅火红背景的壁画, 上边蔓延着绿色的抽象图案, 像不知名的爬行动物, 又像开天辟地时的景象。  晚会在女主持人伊丽莎白穿插的同时, 由大伟主持。  这位被华圣顿邮报誉为活的美国音乐的文艺复兴性人物, 美国音乐界有史以来产生的最多才多艺和富于技巧的音乐家之一,  在当天晚上, 既用多种乐器, 如印地安筝, 鼓, 钢琴, 号角, 吉它, 笛子, 打击乐, 演出他创作的世界音乐, 爵士乐, 古典音乐, 摇滚乐, 声乐, 诗歌朗诵, 又用风趣, 幽默,相当生活化的语言讲述他的人生心得, "这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人,  当你碰见那些不尊重别人的人时, 对他保持尊重, 然后离开他, 去找别的你尊重的人"; 而当他把两支印地安小笛子同时放进嘴里时, 热烈的乐声, 火焰般从他口里腾飞出来。 人们以为世界级音乐大师必定以经典为主, 可是大伟涉及的领域宽阔而令人绚目。 在他那里, 几乎生活的一切都可以成为艺术. 他表演的一首乐曲, 旋律和歌词就是由他去中国昆明演出时学的一句汉语 “我很高兴来到昆明”的反复构成的。当时他先是教会在场的观众学会说这几个汉字, 领导听众用汉语反复吟诵这几个字而形成乐曲, 汉语的音韵, 加上钢琴伴奏, 现场效果很特别。这位被称为”多元文化主义存在之前就已经多元化了”的, 曾作过 100 个交响乐, 两个歌剧, 戏剧和电影的七十多岁的音乐家, 在他不演出之时, 就在纽约边上他的农场务农, 一变而为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在他最近写的书中, 曾详尽描述如何在创作严谨而有结构的作品的同时, 过着富于创造性的生活。他认为, 所有的人都能超越大多数阻碍并通过努力工作保持积极的人生态度。和他一起演出的, 有美国或世界知名艺术家, 如诗人史地文.斯耐德博士朗诵了富于禅味的诗”什么”, 大为.比来登干脆就朗诵了他的以菩萨为题的诗歌。他们注视的不仅是雄伟, 华丽的经典西方艺术殿堂, 还有澹淡, 轻灵的东方山野, 他们不仅注视这有别于高, 大, 全的平凡, 而且在艺术创作中歌颂它, 在自己的生活中实行它,如同大伟在主持晚会时引用的E.F.SCHEUMACHER,世界著名经济学家在研究了大量经济实体后的经济和哲学理论: “小就是美”, 小就是生命力最强壮的存在。

而在这一切的背后, 是克莱格台长面对来访者亲切, 友好的笑容,  和坐落在洛幼拉大学校院内,WLUW那些简单的办公室和播音制作间中的幕后志愿工作人员。 而电台里沿着走廊被非常细致地排列着的大量的小小的光碟, 记录着那些非同寻常的人和艺术品,那些可以邀请整个世界安静下来而倾听的声音。

 

12/25/2006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roses.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