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间

     对于长期在郊区生活的人,对于长期在郊区生活而又开车的人,我们是长在汽车里的。步行在路上这回事可能已经是一种陌生的经验了。但是,有一些脱离汽车的时候,却会重新提醒我们,我们是什么。

     有一次,我把车放在车行换油后, 决定步行回家, 也不想惊动家人来载我. 住郊区的人大多开车,所以这边公路两旁是一些软泥上铺了草的地,没有人行道。走在上边,双脚很快就陷在泥棱里。于是,我就上了公路两条相向的路之间的间隔。

     这条间隔高出柏油地面,却也就两脚并排那么宽,中间是种了草的泥地。两边用水泥护肩,巨大的气流,裹挟而来,带起的热风,从相反的方向,分别在身两边呼啸着,极欲把我吸进巨大的机器运作着的阵营中。只要我脚下稍一放松,便有被卷进车阵中的可能。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在只有两脚宽的间隔中间,而更让人觉得无处逃循的是,想要改变主意,择路而逃,已是来不及了。两边一辆接一辆的车双向飞速而过,没有地方可以插足,我不可能离开所在的地方,只有走下去。我把手袋双手抱在胸前,以保持平衡。心中却后悔不及,行走何其的漫长。。。

     从高速公路下来,在人行道边等交通灯变色,就有人把车停下来,让我过去.树荫婆娑,我安心走在人行道上,这让人轻松的情景来之不易,让人珍惜。

     在转向回家的道上的街口的拐角处,路边的灯柱下,插了一束丝绸玫瑰,任由风吹雨打,玫瑰已从嫩黄变成了灰色.有朋友告诉我,那是为车祸死去的人而设的.摆花的往往是死者的家属或朋友,纪念在这个角落发生过的某一场惨剧中逝去的生命。

     从此,每次经过这个拐角,周围都好像突然阴暗了下来,空气仿佛也垂下了她的眼帘。。。若干年后,我搬到了美国东部,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双向道之间,有一个地方也摆了这么一束玫瑰,还竖了一个十字架, 同样承载着,也寄托了多少对命运的无常的忧思 。

     长期的以车代步的生活已经把我们与外面的世界,也与我们的血肉之躯隔离开来了,双向道之间的行走, 与那之间的一把丝绸玫瑰,那种令人熟悉的惊悸,一再提醒我生命的脆弱,一再提醒我,我不是一辆飞弛的机器,而是一个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roses. Bookmark the permalink.